御宅网
第402章:家常(1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02章:家常

    话说干爹董偏方在训练场那边还真的遇到了一点小麻烦。

    那里喝醋没有这边顺溜,人多,有的学员比较配合。人的学员不太配合,喝了几口就吐出来了。忙的郑强喂了一圈,也不知道漏了谁?加上军医看着身边这位一瘸一拐的村医,本身就有些不太信。

    所以等到董偏方来的时候,仍然有人在屙,在喊肚子痛。而那个军医自做主张,竟然给几个学员正在吊水呢。

    开始董偏方还没有注意,自己刚刚出来的时候,家里的六位重病号都有了平稳的迹象,这边却出现了反复,但就问起了郑强:“你是不是确保每人都喝了两碗咧?”

    这一问郑强就有些心慌,他指指那些已经挂了水的学员说:“那些出现反复的,你确诊是什么情况咧?”

    郑强更加地不知所措了,军医走过来,说:“董大夫,我看这几位较重,反复屙,我怕出危险,就给输了点电解质。”

    电解质倒没有关系,干爹董偏方点点头,走到那几位正在吊水的学员面前,观察起他们来。

    这一观察董偏方的脸色变了,这几位比刚刚拉走的六位还严重。

    有两位脸上隐隐地生出一片荨麻疹的红斑,个个捂着肚子,个个在呕吐,其中一位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,呼吸急促、打着寒战。

    董偏方迅速地走到那位神志已经不清的学员面前蹲了下来,细细地号脉。心脏跳动的很快,弦紧、滑数。

    他站了起来,声色俱厉地看向军医问道:“你除了给他输了电解质,里面还有什么咧?”

    那位军医立刻有些紧张,迟疑不决地说:“没……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后面跟着李大年大队长一看董偏方的神色,立刻走上前问道:“怎么回事?你回答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也是按书上说的,食物中毒多是细菌引起的,我就给这几位加了一点克拉霉素抗生药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咧!”董偏方难得地发起火来,他立刻指示郑强,“赶紧地起针咧,快快,不然要出大事咧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匆忙把这几位学员的吊针去掉,董偏方立刻嘱咐郑强。“你马上回去,紫苏知道吧,和生甘草按三比一,用咱家的药引子煎服,火速送来咧,再设法搞点鲜奶来,羊奶、驴奶都行咧。”

    郑强骑上车立刻走了,董偏方掏出随身携带的银针,对已经出现半昏迷的学员,取中脘、内关、足三里、公孙,加上脘、加合谷,加气海,加神阙,一连下去十几针。众人全惊呆了,十几分钟过去,大家肉眼看得见的是这位战士停止了寒战,慢慢地缓了过来。

    接着,董偏方又快速地为其它几位处理完,天慢慢地黑了下来,屋内的灯雪亮。董偏方又让炊事班熬小米粥。

    耽误了不短的时间,干爹董偏方这才回过头来对李大年说:“首长啊,我刚才性子急咧,这位军医用错药咧。”

    一说用错药,那位军医不干了。你一个农村的土医生说我用药用错就用错了啊,那岂不是是打脸?

    正要争辩,李大年手一挥,“你别说,听董医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食物中毒万万不能用克拉霉素抗生药咧,此药主要用于敏感细菌所致的上、下呼吸道、肺炎等,它会腹痛、腹泻、呕吐、消化不良等胃肠道反应咧,严重会引起酸中毒、肝功能衰竭或假膜性肠炎,那就不好救咧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军医倒退三步,看看李大年,鼓起通气又说:“那按你董大夫说的,你给他们灌下去的醋并没有好转啊。”

    李大年一听,也是疑惑,他看向董偏方,想听听他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大队长,不怪董大夫,我怕酸就没喝。”那位刚刚从半昏迷醒过来的学员,挣扎着支起身子说话。

    这一下,李大年大队长火了,他一指军医怒斥:“你是干什么吃的?乱弹琴,你为什么不按董大夫说的做?他们说不喝就不喝了?”

    接着李大年自己走了一圈,仔细地问问那几个反复的学员,无一不是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“你们TMD的找死,都什么时候了,还想不想要命?”李大年站在屋内大骂了一圈,如果是战场上,相信他会拔出枪来,当场崩了面前站着的军医。“自做聪明,你差点害死他们几位。”

    “首长,这里条件有限咧,还是转移到我那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快快快,赶快准备车去。”

    又有五位学员被抬上车,其它的一见也不用动员了,没喝足的,自己爬起来又去喝了一碗,已经喝足了的,现在都起来去尿尿了,差距就是这么大。

    这一次李大年再不敢掉以轻心,他亲自带队去董氏诊所,毕竟那里还有六位重症学员呢,万一有个闪失,那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昨上车,他告诉大队协理员,立即将此事通报各中队,同时向军司令部值班室报告,文字材料责令军医准备,等他一回来立刻上报。

    安排妥当,一辆解放车,开着雪亮的车灯,急速向南邵村驶去。

    车行到董氏诊所,推开大铁门,透过诊所门前打火机光,郑强赶紧地跑了出来,一看是董偏方,立刻说:“师傅,药刚刚熬好,我正准备走咧。”

    “别咧,有五位重症我都带回来了。就有诊所处理咧。”想了想,又说:“你还这是过去,那里我还有点不放心,今晚你就候在那里,有事就过来喊我咧,他们那几位怎么样咧?”

    李大年也是心急气躁,一步跨进门来,就向里冲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刚刚吊完水,正在喝粥咧。”郑强说着,向身后指指,这一指,众人看清了,诊所大厅内,郭志佳等六位重症患者,以及王珂果然围着桌子喝粥呢。

    “咦,都好了!你们都好了?”屋内亮,屋外暗,开始郭志佳等人只是听见屋外有人说话,却没有想到李大年李大队能亲自过来看他们。

    随着李大年这一嗓子,七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放下筷子,站了起来,完全不像是病人啊。

    “敬礼!”随着郭志佳的口令,其它六人一齐向李大年敬礼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好了?”李大年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好了,大队长,全部止住了。”郭志佳代表众人回答。

    李大年走到桌前,看看方桌的粥,点点头,一颗心“扑通”一下就放进胸腔里。手向后面一指,说:“那行,快出来帮助抬一下。”